您的位置: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陳毓華 > 姑娘不是賠錢貨(上) >  
上一頁  返回  下一頁

第4頁     陳毓華
  「你胡說什么,娘說的話你敢不聽嗎?你是想害我去到哪都被人戳脊梁骨,罵我不孝?」盛光耀擰起了眉。

  本朝最重孝道,孝道是座隱形的山,壓在身上甩不開推不掉,無論長輩對晚輩的要求合不合理、做不做得到,一旦違逆,路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。

  盛踏雪以為這是愚孝,但是她不清楚盛光耀是怎么想的,唯一能確定的是,他并不想為了女兒去違抗他的那些家人。

  「是我命苦,這些年跟著你吃苦受罪,我沒話說,因為是我心甘情愿要嫁你為妻的,可是你瞧瞧我們遇到的都是些什么破事?大房、二房過得是什么日子,我們過得又是什么日子?你孝順,好,你就繼續留在這個對你沒有半點恩義的家熬到老死吧,這種日子我不過了!我要跟你和離!我會帶著女兒自己出去!」煙氏豁出去了,把她心底的委屈都吼出來。

  這些年卑躬屈膝、低人一等,日子過得再艱困她都摸鼻子認了,丈夫是她自己點頭要嫁的,但是憑什么這個家連她的女兒也容不下?

  她性子平和懦弱,原先以為丈夫跟她一條心就好了,這才幡然看清楚,他的心根本不是向著她們母女倆的。這樣的人,還守著他做什么?

  盛光耀顯然被煙氏脫口而出的話給駭住了,神情有些恍惚,「墨娘,你這是做什么,怎么就談到和離去了?不過是嫁……」看了眼女兒,把喉間的尾音給吞了。

  不過是嫁女兒是嗎?這個便宜爹真是騙人騙徹底,連自己都深信不移,盛踏雪無言了。

  煙氏和盛光耀多年夫妻,哪里不知道他未盡的話語要說什么。

  「她們就是想賣我的小五,連你也這么想!既然你們盛家人一條心,我也不礙你們的路了,我們和離!我帶著小五給人浣衣、做女紅也能過日子,又何必留在這里讓你們糟蹋!」她硬氣了一把。

  看到煙氏破釜沉舟喊著要和離,盛光耀一臉的慌亂,盛踏雪就知她這便宜爹對娘親還是有些感情,不到無藥可救的地步。

  「……我這不過是還沒吱聲,我這、這就去、去向大嫂表明態度,要嫁女兒,她可是有兩個比小五大呢,怎么也輪不到小五對不對?」盛光耀的姿態和聲音都軟了不少。

  「你最好要說到做到!」

  「你怎么就不信我了?不過這么大的事你總要給我點時間,讓我好好想想怎么說!

  煙氏瞧著盛光耀,再看看女兒,有些搖擺!敢弧o你爹一些時間?讓他想想怎么去向你大伯娘和祖母開這個口,總得想個好一點的措辭!

  知夫莫若妻,她知道夫君話應得痛快,真要等他去沖撞大房等人,向來被壓榨習慣了的他,還真要鼓起十足勇氣。不過至少他答應努力了不是?

  盛踏雪真的想翻白眼了。好一對不靠譜的爹娘。

  盛光耀低著頭想出去,卻聽見盛踏雪在他身后語氣森寒的道——

  「爹,您要敢把我賣去別人家做寡婦,這輩子咱們父女的情分就算完了!

  盛光耀和煙氏都愣了,雖然知道女兒拿命來反對這門親事,如今竟然還把話說得這么決絕。

  「你居然敢用這種態度和我說話?」他要不教訓一下她,他這爹就不用當了。

  「不然我該用哪種態度跟您說話?」她的眼光毫不回避。

  盛光耀的臉一陣紅一陣白,氣得脖子都粗了一圈,拳頭捏了又放,放了又捏,最后氣呼呼的出去了。

  「你這孩子怎么和你爹這么說話?」煙氏口氣略帶責問。她有多久沒看過相公氣成那樣了?

  「娘,我這不是被逼急了!故⑻ぱ┌胝姘爰俚募t了眼眶。

  她拍拍女兒的小手!改锒,我們就等著你爹的好消息吧!

  最好是這樣。就怕等那便宜爹為了她這女兒不顧一切的去向大房提出拒婚,黃花菜都涼了,她不想坐以待斃,也沒道理坐以待斃!

  煙氏看到阿瓦端藥進來,又盯著盛踏雪喝了回藥。

  「你這傷總算是將好了,再下去也沒錢給你買藥了!顾龂@氣道,把藥碗遞給阿瓦,讓阿瓦去將藥渣倒了,又看著女兒歇下,這才出門。

  第二章  被趕出盛家(2)

  一直待在屋里的盛踏雪讓阿瓦扶著走出三房的小院子,能出來透透氣她還滿高興的。

  相對三房那偏僻又窄小、什么都沒有布置的院子,眼前盛家這園子打理得真是不錯,精心蒔弄的花草一片欣欣向榮,這時節,尤其是艷麗的桃花李花開了滿樹,香氣撲鼻,配上生氣盎然的春草宛如錦繡,襯著碧空,心情都像被洗滌過一樣的舒暢。

  只是她高興得太早了。

  三個不速之客領著丫頭,像是算好時間的把她堵在半道上,老實說陣仗還滿驚人的。

  這些日子阿瓦常給盛踏雪說府里的事,想到一項說一項,有的落落長,有的簡要兩三句,盛踏雪把它拿來當佐飯的調味料,當閑暇時打發無聊的說書聽。

  譬如,大夫人每天吃的一定要是當天采買的新鮮食材,桌上必定要有四葷四素的菜品,至于吃不吃得完,那不是她考慮的問題。

  茶葉果品一定要最好的,點心除了縣城最知名的吉記,其他絕對不碰,茶葉一定要是最好的,壺里的茶水要求四季溫熱不能斷。

  大少爺和兩位姑娘自也是比照辦理,一絲都不肯將就。

  所以眼前這兩個姑娘,后頭跟著四個丫頭,每個手里拿著要不是手爐,要不是披風,要不是吃食,身分自是不難猜,盛踏雪心想,就算宮里娘娘的排場也就這樣吧。

  這一比較,落在后面的盛丹霏就有些勢弱了。

  她的身邊就一個瘦瘦小小的小丫頭,頭還是低著的,連抬頭看都不敢。

  「喲,身子不好就乖乖在屋里待著,逞能出來,要是吹了風回頭又病了,還不得要家里搭醫藥費?先前為了給你請大夫可花了不少銀子呢!拐f話間一股濃濃的香風襲來,譏笑又輕蔑的聲音又尖又利。

  說話的是大姑娘盛丹玥,年十七,從十四歲就開始相看人家,可惜眼界比天高,門第差點的她看不上,家世高些的人家看不上她,這一來二去的熬到這把年紀,別說蔡氏著急,她對自己的親事也開始急躁了。

  但是用她的話說,是爹娘舍不得她,想再多留她幾年。

  她的長相和蔡氏如出一轍,略帶方形的臉,柳葉眉,杏眼,很不幸,骨架也隨了她娘的粗壯,據說為了讓自己好看,她每天吃的量像是鳥食,可惜成效不彰。

  這會兒她身上穿的是水紅鏤銀絲牡丹花紋緞裙,要盛踏雪說,骨架大的人本來就很容易顯胖,她又穿著紅色,更有著強烈的放大效果,和與她并肩站在一塊的二姑娘盛丹丹一比,真有些慘不忍睹了。

  姊妹一個模樣肖了娘,一個肖了爹。

  「大姊,我們之前不是說好要去探望待在屋子里養傷的小五妹妹?怎么一忙就給忘了,你瞧她那兒還裹著巾子,真是可憐,我說妹妹,你怎么就那么想不開?要知道好死不如賴活呀,死了可就什么都沒有了!故⒌さひ桓笨嗫谄判牡膭裰,但深一層去想,她對盛踏雪的遭遇沒有半點同情心。

  盛踏雪要是有個不測,不只家里晦氣,到時嚴府要不到人,遭殃的不就變成她們嗎?所以她現在不能死,等一個月后嫁進嚴府了,她要怎樣她們也就管不著了。

  盛丹丹臉龐圓潤,眼下有顆淚痣,身穿煙羅紫束腰雪緞長衫,袖口用銀絲鎖邊,一對金寶結,綠寶石鑲嵌的流蘇步搖,貓眼石耳墜,比起盛丹玥的滿頭珠翠,品味不知甩了她幾十條街。

  相較盛丹玥直來直往的粗暴,這位二姑娘果然如阿瓦說的,是個喜歡繞來繞去的主,常繞得人一不小心就著了她的道而不自知。

  都說會咬人的狗通常不會吠,她是咬了人一口,那人還會問她有沒有把牙咬疼了的那種人。聽說以前的盛踏雪就吃她這一套,完全就是被賣了還幫著數錢的蠢貨,真不知怎會突然開竅不愿當個沖喜新娘?

  然而如今的盛踏雪已經不是從前的盛踏雪,她可是比在場的人多活了一世,要是還聽不出盛丹丹話語中的惡毒,那她也就白活了。

  這兩姊妹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代表!要是被送上門沖喜的人是她們其中之一,最好是想得開、笑得出來!

  三人之中,看著像是個隱形人的盛丹霏,垂著頭,不言不語,擺明了就是個怯弱的小跟班。

  盛踏雪看著大房兩個嫡姑娘一唱一和,唇邊掛著笑容,一句話不吭。

  這五妹妹好像有點不一樣?盛丹玥覺得不對勁!冈趺戳?五妹妹好大的架子,你二姊姊和你說話,竟敢不回應?」

  盛丹玥是個沉不住氣的,在她身上看不出那種被精心教養出來的大氣,完全就只是一個被嬌慣壞了的千金姑娘。
  
 
 
  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江苏体彩11选5